广西快乐双彩今日开奖公告

今晚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号码是多少:莊子名言大全500句,莊子經典名句語錄

广西快乐双彩今日开奖公告 www.xnmdz.com 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


人生天地之間,若白駒過隙,忽然而已


子非魚,安知魚之樂?


來世不可待,往世不可追也


相視而笑,莫逆于心。


君子之交淡若水,小人之交甘若醴;君子淡以親,小人甘以絕。


吾生也有涯,而知也無涯。以有涯隨無涯,殆已;已而為知者,殆而已矣。


樸素而天下莫能與之爭美。


獨善其身者,難成大事。


井蛙不可以語于海者,拘于虛也;夏蟲不可以語于冰者,篤于時也;曲士不可以語于道者,束于教也。


"泉涸 魚相與處于陸 相呴以濕 相濡以沫 不如相忘于江湖"


無用之用,方為大用。


大知閑閑,小知間間;大言炎炎,小言詹詹。


巧者勞而智者憂,無能者無所求。


哀莫大于心死,而人死亦次之。


人皆知有用之用,而莫知無用之用也。


天地與我并存,萬物與我為一。


白玉不毀,孰為珪璋。(潔白的玉石若不剖開精心雕琢,哪能成為貴重的玉器呢?)


尾生與女子期于梁下,女子不來,水至不去,抱梁柱而死。


北冥有魚,其名為鯤。鯤之大,不知其幾千里也。


天地有大美而不言。


"大知閑閑,小知間間;大言炎炎,小言詹詹。 【翻譯】最有智慧的人,總會表現出豁達大度之態;小有才氣的人,總愛為微小的是非而斤斤計較。合乎大道的言論,其勢如燎原烈火,既美好又盛大,讓人聽了心悅誠服。那些耍小聰明的言論,瑣瑣碎碎,廢話連篇。"


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。逍遙于天地之間,而心意自得。


以天下為之籠,則雀無所逃。


節飲食以養胃,多讀書以養膽。


"北冥有魚,其名為鯤,鯤之大,不知其幾千里也。 化而為鳥,其名為鵬,鵬之背,不知其幾千里也。 楚之南有冥靈者,以五百歲為春,五百歲為秋。 上古有大椿者,以八千歲為春,八千歲為秋。"


至樂無樂,至譽無譽。


尾生抱柱,至死方休。


謀無主則困,事無備則廢。


肌膚若冰雪,綽約若處子,不食五谷,吸風飲露,乘云氣,御飛龍,而游乎四海之外


哀莫大于心死


人生天地之間,若白駒之過隙,忽然而已。


人生在世,恍若白駒過隙,忽然而已。


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,德之至也。


"子非魚,安知魚之樂? 子非我,安知我不知魚之樂?"


夫虛靜恬淡寂漠無為者,萬物之本也。


君子之交淡如水,小人之交甘若醴。


至人無己,神人無功,圣人無名


好面譽人者,亦好背而毀之。


莫逆于心,遂相與友。


井蛙不可語海,夏蟲不可語冰。


吾以天地為棺槨,以日月為連璧,星辰為珠璣,萬物為賷送。吾葬具豈不備邪?


時勢為天子,未必貴也;窮為匹夫,未必賤也。貴賤之分,在于行之美惡。


夫道不欲雜,雜則多,多則擾,擾則憂,憂而不救。


真者,精誠之至也;不精不誠,不能動人。


涸轍之鮒,相濡以沫,相煦以濕,曷若相忘于江湖。”


不忘其所始, 不求其所終。


有人之形,無人之情。有人之形,故群于人;無人之情,故是非不得于身


北冥有魚,其名為鯤。鯤之大,不知其幾千里也?;?,其名為鵬。鵬之背,不知其幾千里也。怒而飛,其翼若垂天之云。是鳥也,海運則將徒于南溟。南溟者,天池也。


圣人不死 大盜不止


泉涸,魚相與處于陸,相呴以濕,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與其譽堯而非桀也,不如兩忘而化其道。


無聽之以耳,而聽之以心。


天與地卑,山與澤平。


天下有道,圣人成焉,天下無道,圣人生焉。


且舉世而譽之而不加勸,舉世而非之而不加沮,定乎內外之分,辯乎榮辱之境,斯已矣。


憂喜更相接,樂極還自悲


人莫鑒于流水而鑒于止水。唯止能止眾止


同類相從,同聲相應,固天理也。


且夫水之積也不厚,則其負大舟也無力.


日方中方睨,物方生方死。


昔者莊周夢為胡蝶,栩栩然胡蝶也。自喻適志輿!不知周也。俄然覺,則蘧蘧然周也。不知周之夢為胡蝶輿?胡蝶之夢為周輿?周與胡蝶則必有分矣,此之謂物化~


天地有大美而不言,四時有明法而不議,萬物有成理而不說。(天地之間的大美,四時之間的序列,萬物的生忘枯榮都是因為自然的偉力,生死存亡,渾然一體,生息繁衍,自然天成,這才是真正和諧。)


殺生者不死,生生者不生


意有所至而愛有所亡??剎簧饜??


隨意漂流,不知道有何追求;任心狂放,不知道去向何方;無拘無束,游于無窮.我又知道什么.


蓋之如天,容之如地


吾生也有涯,而知也無涯,以有涯隨無涯,殆己!已而為知者,殆而已矣。為善無近名,為惡無近刑,緣督以為經,可以保身,可以余生,可以養親,可以盡年。


物物而不物于物,則胡可得而累邪!


天不為人之惡寒而輟冬,地不為人之惡遼遠而輟廣,君子不為小人匈匈也輟行。


彼竊鉤者誅,竊國者為諸侯;諸侯之門而仁義存焉


吾生也有涯,而知也無涯。


道隱于小成,言隱于榮華


狗不以善吠為良,人不以善言為賢。


不為福先,不為禍始。感而后應,迫而后動,不得已而后起


其耆欲深者,其天機淺。


"人皆知有用之用,而莫知無用之用也。 (人們都知道有用的用處,但不懂得無用的更大用處。)"


凡人心險于山川,難于知天。


"故跖之徒問于跖曰:“盜亦有道乎?”跖曰:“何適而無道邪?夫妄意室中之藏,圣也;入先,勇也;出后,義也;知可否,知也;分均,仁也。五者不備,而能成大盜者,天下未之有也。” (因此盜跖的門徒問盜跖說:“做大盜的也有法則嗎?”盜跖回答說:“無論哪個地方都怎么會沒有法則呢?憑空猜想屋里儲藏著多少財物,這就是聰明;帶頭先進入屋里的,就是勇;最后退出屋子的,就是義;酌情判斷是否動手的,就是智;分贓均等的,就是仁。這五種不具備而成為大盜的,天下是決不會有的。”)"


一氣之變,所適萬形


通于一而萬事畢


巧者勞而知者憂,無能者無所求,飽食而敖游, 若不系之舟,虛而敖游者也!


至人之用心若鏡,不將不迎,應而不藏,故能勝物而不傷。


"吾生也有涯,而知也無涯。以有涯隨無涯,殆已;已而為知者,殆而已矣。 (我們的生命是有限的,而知識卻是無限的。要想用有限的生命去追求無限的知識,便會感到很疲倦;既然如此還要不停地去追求知識,便會弄得更加疲困不堪!"


泉涸,魚相與處于陸,相呴以濕,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與其譽堯而非桀也,不如兩忘而化其道。(泉水干涸了,兩條魚都暴露在湖底的干泥里等死,只能吐出一點水泡來相互濕潤,延續生命。這雖然很動人和高尚,但是對于魚來說,最好的情況卻不是用死亡來相互表達忠誠和友愛,魚最希望的是遨游在大江大湖中,即使彼此誰都不認識誰。)


舉世譽之而不加勸,舉世非之而不加沮。(世上的人都贊譽他,他不會因此而特別努力,世上的人都非難他,他不會因此更加沮喪。)


以天下為沉濁,不可與莊語。


竊鉤者誅,竊國者侯


汝非吾,焉知吾思。


巧者勞而智者憂,無能者無所求,飽食而遨游,泛若不系之舟。


"忘足,履之適也;忘要,帶之適也;知忘是非,心之適也;不內變,不外從,事會之適也。始乎適而未嘗不適者,忘適之適也。 忘卻腳,什么樣的鞋子都適合;忘卻腰,什么樣的帶子都適合;忘卻是非之爭,心里就感到舒暢;內心不變,不屈從外物,遇到什么事情都舒適??際筆媸?,而且一直處于舒適之中,這是忘掉舒適的舒適。"


藐姑射之山,有神人居焉,肌膚若冰雪,綽約如處子,不食五谷,吸風飲露;乘云氣,御飛龍,而游乎四海之外。


兩喜必多溢美之言,兩怒必多溢惡之言。


不仁則害人,仁則反愁我身;不義則傷彼,義則反愁我己。


天地與我共生,萬物于我為一


無有所將,無有所迎。


言者所以在意,得意而忘言


獨與天地精神往來


"其嗜欲深者,其天機淺 一個人的嗜好欲望太多的話,他的本性智慧就會被遮蔽。"


北冥有魚,其名為鯤。鯤之大,不知其幾千里也?;?,其名為鵬。鵬之背,不知其幾千里也。怒而飛,其翼若垂天之云。


"褚小者不可以懷大,綆短者不可以汲深。 譯文:小的袋子不能拿來裝大東西,短的繩子不能用來提深井的水。"


相與于無相與,相為于無相為。


為事逆之則敗,順之則成。


天地有大美而不言,四時有明法而不議,萬物有成理而不說。


意有所至而愛有所亡。


以無厚入有間,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。


"夫大塊載我以形,勞我以生,佚我以老,息我以死。故善生者,乃所以善死也。 (大自然給我形體,用生使我操勞,用老使我清閑,用死使我安息。所以稱善我生存的,也同樣稱善我的死亡。"


莊子說:“雖富貴,不以養傷身;雖貧賤,不以利累形。”


莊子曰:“鯈魚出游從容,是魚之樂也。”惠子曰:“子非魚,安知魚之樂?”莊子曰:“子非我,安知我不知魚之樂?”惠子曰:“我非子,固不知自矣;子固非魚也,子之不知魚之樂全矣!”


若夫不刻意而高,無仁義而修,無功名而治,無江海而閑,不道引而壽,無不忘也,無不有也,淡然無極而眾美從之;此天地之道,圣人之德也。


薪盡火傳,不知其盡。


人能虛己以游世,其孰能害之!


安時而處順,哀樂不能入也。


物固有所然,物固有所可。無物不然,無物不可。


乘天地之正,而御六氣之變,以游無窮。


凡外重者內拙。


"天下有道,圣人成焉;天下無道,圣人生也。方今之時,僅免刑焉。福輕乎羽,莫之知載;禍重乎地,莫之知避。 (天下有道,圣人可以成就事業;天下無道,圣人只能保全生命。現在這個時代,僅僅可以避開刑戮。幸福不過像羽毛那樣輕,不知怎樣才可以去承受;禍患重得像大地一樣,不知怎樣才能避免。)"


鷦鷯巢于深林,不過一枝;鼴鼠飲河,不過滿腹


且夫得者,時也;失者,順也。安時而處順,哀樂不能入也。


朝菌不知晦朔,蟪蛄不知春秋.


北海若曰:井蛙不可以語于海者,拘于虛也;夏蟲不可以語于冰者,篤于時也;曲士不可以語于道者,束于教也。今爾出于崖涘,觀于大海,乃知爾丑,爾將可與語大理矣。


“語之所貴者意也,意有所隨。意之所隨者,不可以言傳也。”


"濠梁之辯 莊子與惠子游于濠梁之上。莊子曰:“鰷魚出游從容,是魚樂也。”惠子曰:“子非魚,安知魚之樂?”莊子曰:“子非我,安知我不知魚之樂?”惠子曰:“我非子,固不知子矣,子固非魚也,子不知魚之樂,全矣。”莊子曰:“請循其本。子曰汝安知魚樂云者,既已知吾知之而問我,我知之濠上也。”"


"北冥有魚,其名為鯤,鯤之大,不知其幾千里也。 化而為鳥,其名為鵬,鵬之背,不知其幾千里也。"


存而不論,論而不議,議而不辯。


無聽之以耳而聽之以心;無聽之以心而聽之以氣。


“至道之精,窈窈冥冥;至道之極,昏昏默默。”


天之蒼蒼,其正色邪?其遠而無所至極邪?其視下也,亦若是則已矣。


日月出矣,而爝火不息,其于光也,不亦難乎?


虛者,心齋也。


鳳兮鳳兮,何德之衰也。來世不可待,往世不可追也。天下有道,圣人成焉;天下無道,圣人生焉。


上古有大椿者,以八千歲為春,以八千歲為秋。


夢飲酒者,旦而哭泣;夢哭泣者,旦而田獵。方其夢也,不知其夢也。


"愚醫治駝 昔有醫人,自媒能治背駝,曰:""如弓者,如蝦者,如曲環者,廷吾治,可朝治而夕如矢。""一人信焉,而使治駝。乃索板二片,以一置地下,臥駝者之上,又以一壓焉,而即屣焉。駝者隨直。亦復隨死。其子欲鳴諸官。醫人曰:""我業醫駝,但管人直,哪管人死!"""


禮義法度者,應時而變者也。


君子之交淡若水,小人之交甘若醴;君子淡以親,小人甘以絕。彼無故以合者,則無故以離。


人之生也,與憂俱生。


天機不可泄露


判天地之美,析萬物之理


諧之言曰:“鵬之徙于南冥也,水擊三千里,摶扶搖而上者九萬里,去以六月息者也。”


鳳兮鳳兮,何如德之衰也,往事不可追,來世不可待也。


德有所長而形有所忘,人不忘其所忘而忘其所不忘,此謂誠忘。


“以指喻指之非指,不若以非指喻指之非指也;以馬喻馬之非馬,不若以非馬喻馬之非馬也。”


人不忘其所忘,而忘其所不忘,是謂誠忘。


我寧愿游戲于草澤污泥之中自得其樂,不愿置身于國家而身不由己。


浮生若夢,若夢非夢。浮生何如?如夢之夢。人生如夢,夢醒時分,已至盡頭。


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,唯有德者能之。


悲樂者,德之邪;喜怒者,道之過;好惡者,心之失。


萬川歸之,不知何時止而不盈;尾閭泄之,不知何時而不虛


天道運而無所積,故萬物成;帝道運而無所積,故天下歸;圣道運而無所積,故海內服。


子非魚焉知魚之樂。


野馬也 塵埃也 生物之以息相吹也


萬物云云,各復其根,各復其根而不知?;牖脬玢?,終身不離。若彼知之,乃是離之。無問其名,無窺其情,物固自生。


以其至小,求窮其至大之域,是故迷亂而不能自得也。


直木先伐,甘井先竭。


大道不稱,大辯不言,大仁不仁,大廉不嗛,大勇不忮。道昭而不道,言辯而不及,仁常而不成,廉清而不信,勇忮而不成。


光而不耀,淡而不漠。


過而弗悔,當而不自得。


若夫乘天地之正,而御六氣之辯,以游無窮者,彼且惡乎待哉!故曰:至人無己,神人無功,圣人無名。


"水靜猶明, 而況精神。"


獨與天地精神往來而不敖倪于萬物,不譴是非,以與世俗處。


夫大塊載我以形,勞我以生,俟我以老,息我以死,故善我生者,乃所以善吾死也。


無為為之之謂天,無為言之之謂德。


同類相比,同聲相應,固天理也


鵬之徙于南冥者,水擊三千里,摶扶搖而上者九萬里


舉世而譽之,而不加勸;舉世而非之,而不加沮。


方生方死,方死方生,方可方不可,方不可方可。


得者,時也;失者,順也。安時而處順,哀樂不能入也。超然物外,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者,智也!


莫若以明 辯無勝


但解消搖化蝴蝶,不須富貴慕蚍蜉。


飽食而遨游,泛若不系之舟。


今子有大樹,患其無用,何不樹之于無何有之鄉,廣莫之野,彷徨乎無為其側,逍遙乎寢臥其下。不夭斤斧,物無害者,無所可用,安所困苦哉!


泛愛萬物,天地一體也。


無厚不可積也,其大千里。


"夫以利合者,迫窮禍患害相棄也 因為利益而結合在一起的人,必然會因為遇到困難、災禍而互相拋棄。 以名利為出發點的友誼,會因利益關系的結束而結束,真正的友情,來自相同的志趣和人生理想。"


德無不容,仁也。


以道觀之,物無貴賤;以物觀之,自貴而相賤;以俗觀之,貴賤不在己。


國之利器不可示于人


大象無形,大音希聲。


何謂真人?古之真人不逆寡,不雄成,不謨士。若然者,過而弗悔,當而不自得也。若然者,登高不栗,入水不濡,入火不熱。是知之能登假于道者也若此。古之真人,其寢不夢,其覺無憂,其食不甘,其息深深。真人之息以踵,眾人之息以喉。屈服者,其嗌言若哇。其耆欲深者,其天機淺。古之真人,不知說生,不知惡死;其出不,其入不距;翛然而往,翛然而來而已矣。不忘其所始,不求其所終;受而喜之,忘而復之,是之謂不以心捐道,不以人助天。是之謂真人。若然者,其心志,其容寂,其顙;凄然似秋,暖然似春,喜怒通四時,與物有宜而莫知其極。


不知周知夢為蝴蝶與?蝴蝶之夢為周與?周與蝴蝶則必有分矣。此之謂物化。


摶扶搖而上者九萬里。


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,以有涯隨無涯殆矣。


"夫隨其成心而師之,誰獨無師乎? (以自己的成見作標準,誰沒有標準呢?)"


"“原文”世俗之人,皆喜人之同乎己而惡人之異于己也。 “譯文”世俗上的人,都喜歡別人和自己相同而討厭別人和自己不同。"


不累于俗 不飾于物


知北游于玄水之上,登隱弅之丘,而適遭無為謂焉。知謂無為謂曰:“予欲有問乎若:何思何慮則知道?何處何服則安道?何從何道則得道?”三問而無為謂不答也。非不答,不知答也。知不得問,反于白水之南,登狐闋之上,而睹狂屈焉。知以之言也問乎狂屈??袂唬?ldquo;唉!予知之,將語若。”中欲言而忘其所欲言。知不得問,反于帝宮,見黃帝而問焉?;頻墼唬?ldquo;無思無慮始知道,無處無服始安道,無從無道始得道。”知問黃帝曰:“我與若知之,彼與彼不知也,其孰是邪?”黃帝曰:“彼無為謂真是也,狂屈似之,我與汝終不近也。夫知者不言,言者不知,故圣人行不言之教。道不可致,德不可至。仁可為也,義可虧也,禮相偽也。故曰:‘失道而后德,失德而后仁,失仁而后義,失義而后禮。’禮


南海之帝為儵(shū),北海之帝為忽,中央之帝為渾沌。儵與忽時相與遇于渾沌之地,渾沌待之甚善。儵與忽謀報渾沌之德,曰:人皆有七竅,以視聽食息,此獨無有,嘗試鑿之,日鑿一竅,七日而渾沌死。


舊說云天河與海通,近世有人居海渚者 年年八月 有浮槎來去 不失期


天下皆知求其所不知而莫知求其所已知者,皆知非其所不善而莫知非其所已善者,是以大亂。


獨天地精神往來,而不傲倪于萬物


世人皆知有用之用,莫知無用之用。


臣之劍,十步一人,千里不留行。


"舉世譽之而不加勸,舉世非之而不加沮 即使全世界的人都稱贊他,他也不會因此而更加努力,即使全世界的人都反對他,他也不會因此而灰心喪氣。"


天地一指也,萬物一馬也。


《詩》以道志,《書》以道事,《禮》以道行,《樂》以道和,《易》以道陰陽,《春秋》以道名分。


存乎人者,莫良于眸子,眸子不能掩其惡。


無所可用,安所困苦哉


是亦彼也,彼亦是也,彼亦一是非,此亦一是非


大同而與小同異,此之謂小同異;萬物畢同畢異,此之謂大同異。


非梧桐不止,非練實不食,非醴泉不飲。


夫以利合者,迫窮禍患相棄也;以天屬者,迫窮禍患相收也。且君子之交淡若水,小人之交甘若醴;君子淡以親,小人甘以絕


夫天下莫大于秋豪之末, 而太山為小; 莫壽乎殤子, 而彭祖為夭。


"“原文”道行之而成,物謂之而然。 “譯文”道路是由人走出來的,事物是因為人們如此稱呼而形成的。"


且夫水之積也不厚,則其負大舟也無力。覆杯水于坳堂之上,則芥為之舟;置杯焉則膠,水淺而舟大也。風之積也不厚,則其負大翼也無力。古九萬里則風斯在下矣,而后乃今培風;背負青天而莫之夭閼者,而后乃今將圖南。


四方上下為宇,古往今來為宙。


夏蟲不可以語于冰者,篤于時也。


鑒明則塵垢不止,止則不明也。久與賢人處則無過。


"尺蠖之屈,以求信也;龍蛇之蟄,以存身也。 精義入神,以致用也;利用安身,以崇德也。 過此以往,未之或知也;窮神知化,德之盛也。"


墮肢體,黜聰明,離形去知,同于大通,此謂坐忘。


“得其環中,以應無窮”


以瓦注者巧,以鉤注者憚,以黃金注者殤``````其巧一也,而有所矜,則重外也。凡重外者內拙。


因其所大而大之,則萬物莫不大,因其小而小之,則萬物莫不小。知天地只為稊米也,知毫末之為丘山也,則差數睹也。


若一志,無聽之以耳,而聽之以心;無聽之以心,而聽之以氣。耳止于聽,心止于符?氣也者,虛而待物者也。唯道集虛。虛者,心齋也。


曰:“天子之劍,以燕谿石城為鋒,齊岱為鍔,晉魏為脊,周宋為鐔,韓魏為夾;包以四夷,裹以四時,繞以渤海,帶以常山;制以五行,論以刑德;開以陰陽,持以春秋,行以秋冬。此劍,直之無前,舉之無上,案之無下,運之無旁,上決浮云,下絕地紀。此劍一用,匡諸侯,天下服矣。此天子之劍也。”


莊子將死,弟子欲厚葬之。莊子曰:“吾以天地為棺槨,以日月為連璧,星辰為珠璣,萬物為赍送。吾葬具豈不邪?何以加此!”


若乘天地之正,而御六氣之辯,已以游無窮者,彼且惡乎待哉


帝王之功,圣人之余事也。


時勢為天子,未必貴也;窮為匹夫,未必賤也。


指窮于為薪,火傳也,不知其盡也。


大道不稱,大辯不言,大仁不仁,大廉不謙,大勇不忮。


蹄者所以在兔,得兔而忘蹄。言者所以在意,得意而忘言


且舉世欲之而不加勸,舉世非之而不加沮。


"以強凌弱,以眾欺寡,擾序之輩,操縱天下, 誤導后世,衣冠楚楚,裝模作樣,實為富貴, 為大盜者。"


死生亦大矣,而不得與之變;雖天地覆 墜,亦將不與之遺;審乎無假而不與物遷,命物之化而守其宗也。(死生問題夠大了吧,不會觸動他的內心, 影響他的行為。天塌下來,地陷下去,也不會使他有失落 感。他不假借什么等待什么,所以內心安定,不隨外物變 化。外物不管怎樣變化,小變化雙腳變獨腳,大變化桑田變滄海,他都不理睬,仍堅守自己的觀點。)


"誘然皆生,而不知其所以生。同焉皆得,而不知其所以得。 天下萬物都不知不覺地生長而不知道自己為什么生長,同樣都不知不覺地有所得而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有所得。"


子治天下,天下既已治也,而我猶代子,吾將為名乎?名者,實之賓也,吾將為賓乎?鷦鷯巢于深林,不過一枝;偃鼠飲河,不過滿腹。歸休乎君!予無所用天下為。庖人雖不治庖,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。


形固可使如槁木,心固可使如死灰


強辯之才足以拒敵取勝,狡辯之才可以文過飾非。


道惡乎隱而有真偽。言惡乎隱而有是非。道惡乎往而不存。言惡乎存而不可。


天地與我并生,而萬物與我為一。


"適莽蒼者,三餐而返,腹猶果然; 適百里者,宿舂糧; 適千里者,三月聚糧。"


人生有涯,而夢,無邊無際


知人之所為也,以其知之所知以養其知之所不知,是知之盛也。(人生有限,因此知識也有限。人應該自知此有限,自安于此有限,慎勿把有限的 知 來侵犯妨害到此有限外之無限的“不知”。這是人類知識最高的可能,亦是人類知識所最應有的警覺。人若強不知以為知,要試圖侵越此知之限界,則橫在人生前面的只是一個危殆。)


"以眾小不勝為大盛 (在一些小問題上,不與世俗之人爭勝負,而在大的方面取得勝利才是真正的勝利)"


浮生若夢,若夢非夢。浮生何如?如夢之夢。方其夢也,不知其夢也。


大知閑閑,小知間間;大言炎炎,小言詹詹。其寐也魂交,其覺也形開;與接為搆,日以心斗:縵者,窖者,密者。小恐惴惴,大恐縵縵。其發若機栝,其司是非之謂也;其留如詛盟,其守勝之謂也。其殺若秋冬,以言其日消也;其溺之所為之,不可使復之也;其厭也如緘,以言其老洫也;近死之心,莫使復陽也。喜怒哀樂,慮嘆變慹,姚佚啟態。樂出虛,蒸成菌。日夜相代乎前,而莫知其所萌。已乎,已乎!旦暮得此,其所由以生乎!


浮游不知所求,猖狂不知所往。游者鞅掌,以觀無妄。


達生之情者,不務生之所無以為;達命之情者,不務命之所無奈何.


不為軒冕肆志,不為窮約趨俗


愛人利物之謂仁


"2. 吾生也有涯,而知也無涯。 【翻譯】人的生命是有限的,而知識是無限的。用有限的生命投入到無限的學習之中。 3. 且夫⑴水之積也不厚,則其負大舟也無力?!痙搿咳綣牟簧畈緩?,那么它就沒有力量負載大船。從大舟與水的關系看,我們至少可以得到這樣的啟示:求大學問,干大事業,必須打下堅實、深厚的基礎。"


北冥有魚,其名為鯤


意之所隨者,不可以言傳也。


圣人假物以游世。


不怒者善戰,不懼者善勝。


自事其心者,哀樂不易施乎前,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,德之至也。


昔者莊周夢為蝴蝶,栩栩然蝴蝶也,自喻適志與,不知周也。俄然覺,則蘧蘧然周也。不知周之夢為蝴蝶與,蝴蝶之夢為周與?周與蝴蝶則必有分矣。此之謂物化。


"有機械者必有機事,有機事者必有機心?;拇嬗諦刂?,則純白不備,純白不備,則神生不定;神生不定者,道之所不載也。 【翻譯】:有了機械,就會產生機巧之事;有了機巧之事,就會產生機巧之心;機巧之心放在胸中,就會破壞純白的品質。不具備純白的品質,就會心神不定,心神不定的人,就會被道所拋棄。功利機巧的確是壞事害人的東西。"


我知天下之中央,燕之北,越之南也。


世之所貴道者,書也。書不過語,語有貴也。語之所貴者意也,意有所隨。意之所隨者,不可以言傳也,而世因貴言傳書。世雖貴之,我猶不足貴也,為其貴非其貴也。故視而可見者,形與色也;聽而可聞者,名與聲也。悲夫!世人以形色名聲為足以得彼之情。夫形色名聲果不足以彼之情,則知者不言,言者不知,而世豈識之哉?


為善無近名,為惡無近刑,緣督以為經,可以保身,可以全生,可以養親,可以盡年。


一尺之棰,日取其半,萬世不竭。


今子有五石之瓠,何不慮以為大樽而浮乎江湖,而憂其瓠落無所容?則夫子猶有蓬之心也夫。


忘年忘義,振于無竟,故寓諸無竟。


儒、墨之是非,以是其所非而非其所是。欲是其所非而非其所是,則莫若以明。——我們偉大的毛爺爺說過: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,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。這句話的靈感是不是來源于莊子這句?


夔憐蚿,蚿憐蛇,蛇憐風,風憐目,目憐心。


無心而為才能快意人生完成一場逍遙游


吾將曳尾于涂中。


吾生有崖,而知無崖,以有崖求無崖,殆哉矣。


凡事若小若大,寡不道以歡成。事若不成,則必有人道之患;事若成,則必有陰陽之患。若成若不成而無后患者,唯有德者能之。


忘足履之適也 忘腰帶之適也 知忘是非 心之適也


生也死之徒,死也生之始,孰知其紀?人之生,氣之聚也;聚則為生,散則為死。


"巧者勞而智者憂,無能者無所求,飽食而遨游,泛若不系之舟,虛而遨游者也。 {翻譯} 有技巧的人勞累,聰明的人憂慮,沒有本事的人沒有追求.吃飽了四處閑逛,就像沒有被固定的小船."


南方無窮而有窮。


"古之所謂隱士者,非伏其身而弗見也,非閉其言而不出也,非藏其知而不發也,時命大謬也。 當時命而大行乎天下,返一無跡;不當時命而大窮乎天下,則深根寧極而待,此存身之道也。"


諸侯之劍,以知勇士為鋒,以清廉士為鍔,以賢良士為脊,以忠圣士為鐔,以豪杰士為夾。此劍,直之亦無前,舉之亦無上,案之亦無下,運之亦無旁;上法圓天以順三光,下法方地以順四時,中和民意以安四鄉。此劍一用,如雷霆之震也,四封之內,無不賓服而聽從君命者矣。此諸侯之劍也。


"泉涸,魚相與處于陸,相呴以濕,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 (泉水干了,好多魚被困在陸地上,相互用嘴吐氣,用吐沫相互沾濕,這就莫如在江湖中生活自由自在,相互忘掉。)"


吾以天地為棺槨,以日月為連璧,星辰為珠璣,萬物為赍送。


適百里者,宿舂糧;適千里者,三月聚糧。


"不耕而食,不織而衣,搖唇鼓舌, 搬弄是非,蠱惑君主,迷失人性。"


泉涸,魚相與處于陸,相咰以濕,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


人之生,氣之聚也。聚則為生,散則為死。


世俗之人,皆喜人之同乎己,而惡人之異于己也。


靜而圣,動而王。


忘足,履之適也;忘要,帶之適也;知忘是非,心之適也;不內變,不外從,事會之適也。始乎適而未嘗不適者,忘適之適也。


夢飲酒者,旦而哭泣;夢哭泣者,旦而田獵。方其夢也,不知其夢也。夢之中又占其夢焉,覺而后知其夢也。且有大覺而后知此其大夢也,而愚者自以為覺,竊竊然知之。“君乎!牧乎!”固哉!丘也與女皆夢也,予謂女夢亦夢也。是其言也,其名為吊詭。萬世之后而一遇大圣知其解者,是旦暮遇之也。


故知止其所不知,至矣。孰知不言之辯,不道之道?若有能知,此之謂天府。注焉而不滿,酌焉而不竭,而不知其所由來,此之謂葆光


汝不知夫螳螂乎?怒其臂以當車轍,不知其不勝任也,是其才之美者也。


“山木自寇也,膏火自煎也;桂可食,故伐之;漆可用,故割之。人皆知有用之用,而莫知無用之用。”


至人之用心若鏡,不將不逆,應而不藏,故能勝物而不傷。


養志者忘形,養形者忘利,致道者忘心矣。


是非之彰也,道之所以虧也。道之所以虧,愛之所以成。


"“原文”指窮于為薪,火傳也,不知其盡也。 “譯文”燭薪的燃燒是有窮盡的,而火的傳遞卻是沒有窮盡的時候。"


夫水行不避蛟龍者,漁人之勇也。陸行不避兕虎者,獵夫之勇也。白刃交于前,視死若生者,烈士之勇也。


"大知之士,小知之士,亦如天籟之與地籟和人籟,各 有各的層次。 大知閑散,心寬氣緩,靈活穩健,給人方便。 小知干練,眼珠直轉,器窄量淺,整天盤算。"


"我選擇,早睡,早起,早出,早歸 我選擇,冷粥,破硯,晴窗"


上古有大椿者,八千歲為椿,八千歲為湫。


中國之君子,明乎禮義而陋于知人心 釋義:中原的君子,明白禮儀仁義的含義,卻不能知道知曉人的心理、心靈.


言者所以在意,得意而忘言。吾安得夫忘言之人而與之言哉!


若夫乘道德而浮游則不然,無譽無訾,一龍一蛇,與時俱化,而無肯專為;一上一下,以和為量,浮游乎萬物之祖,物物而不物于物,則胡可得而累邪!


故曰,夫恬淡寂寞,虛無無為,此天地之平,而道德之質也。


故君子遠使之而觀其忠,近使之而觀其敬,煩使之而觀其能,卒然問焉而觀其知,急與之期而觀其信,委之以財而觀其仁,告之以危而觀其節,醉之以酒而觀其側,雜之以處而觀其色。九征至,不肖人得矣。


善養生者,若牧羊然;視其后者兩鞭之。


鷦鷯巢于深林,不過一枝。


狙公賦茅,曰:“朝三而暮四。”眾狙皆怒。曰:“然則朝四而暮三。”眾狙皆悅。


夫千金之珠,必在九重之淵,而驪龍頷下,子能得珠者,必遭其睡也;使驪龍而寤,子尚奚微之有哉!


"子非魚焉知魚之樂焉" 【你又不是魚兒 怎么知道魚兒快不快樂?】


小人甘以艷。


未始有物。


物物而不物于物


“不同同之之謂大”


小知不及大知,小年不及大年。


富則多事,壽則多辱


“行不崖異之謂寬”


為善無近名,為惡無近刑。


古之真人,不知說生,不知惡死;其出不欣,其入不距;翛然而往,翛然而來而已矣。不忘其所始,不求其所終;受而喜之,忘而復之。是之謂不以心捐道,不以人助天,是之謂真人。


自狀其過,以不當亡者眾,不狀其過,以不當存者寡,知不可奈何,而安之若命,唯有德者能之。游于羿之彀中。中央者,中地也:然而不中者,命也。


長者不為有余,短者不為不足。是故鳧脛雖短,續之則憂;鶴脛雖長,斷之則悲


今日適越而昔來。


若夫萬物之情,人倫之傳則不然:合則離,成則毀 ,廉則挫,尊則議,有為則虧,賢則謀,不肖則欺。胡可得而必乎哉 !悲夫,弟子志之,其唯道德之鄉乎!


弦歌不輟


周將處乎材與不材之間。材與不材之間,似之而非也,故未免乎累。若夫乘道德而浮游則不然。無譽無訾,一龍一蛇,與時俱化,而無肯專焉;一上一下,以和為量,浮游乎萬物之祖;物物而不物于物,則胡可得而累邪!


以火救火,以水救水,名之曰益多。


喪己于物,失性于俗者,謂之倒置之民


"“原文”夫帝王之德,以天地為宗,以道德為主,以無為為常。 “譯文”帝王的德行,以天地為根本,以道德為中心,以順應無為而治為常規。"


"惠子相梁 惠子相梁,莊子往見之?;蛭交葑釉唬?ldquo;莊子來,欲代子相。”于是惠子恐,搜于國中三日三夜。莊子往見之,曰:“南方有鳥,其名為鹓,子知之乎?夫鹓發于南海,而飛于北海,非梧桐不止,非練實不食,非醴泉不飲。于是鴟得腐鼠,鹓過之,仰而視之曰:‘嚇!’今子欲以子之粱國而嚇我邪?”"


"堯不仁慈舜不孝順,禹勞干瘦商流國君, 武王伐紂文王囹圄,世人典范實迷真性, 忠巨莫過比干子胥,子胥沉江比千挖心, 所謂忠良此乃笑柄,以上之人不值尊崇。"


"“原文”天下之非譽,無益損焉,是謂全德之人哉! “譯文”天下人的非議和贊譽,對于他們既無增益又無損害,這就叫做德行完備的人??!"


萬物方生方死


莊子提出要容物。心胸要大些,才能承受無奈的羞辱。眼光敏銳叫“明”,耳朵靈敏叫“聰”,鼻子靈敏叫“膻”,口感靈敏叫“甘”,心靈透徹叫“智”,聰明貫達叫“德”。大凡道德總不希望有所壅塞,壅塞就會出現梗阻,梗阻而不能排除就會出現相互踐踏,各種禍害就會隨之而起。物類有知覺靠的是氣息,假如氣息不盛,那么絕不是自然稟賦的過失。自然的真性貫穿萬物,日夜不停,可人們常常堵塞自身的孔竅。內心不能游于自然,那么人體官能就會出現紛擾。森林山丘之所以適宜于人,也是由于人們內心促狹不爽比較出來的。簡單來說,修身養性,擺脫馳世逐物的困局,要學習森林。廣闊的森林里,植物繁密而錯落有致;我們的內心也要有空虛,因為有空虛方能容物,方能排憂解難。


“德成之謂立”


“循于道之謂備”


"節飲食以養胃,多讀書以養膽。 謀無主則困,事無備則廢。 好面譽人者,亦好背而毀之。 狗不以善吠為良,人不以善言為賢。 夏蟲不可語冰,井蛙不可語海。"


"東郭子問于莊子曰:“所謂道,惡乎在?”莊子曰:“無所不在。”東郭子曰:“期而后可。”莊子曰:“在螻蟻。”曰:“何其下耶?”曰:“在稊稗。”曰:“何其愈甚耶?”曰:“在屎溺。”東郭子不應。 翻譯 東郭子向莊子請教:“所謂道,究竟存在于什么地方呢?”莊子說:“道無所不在。”東郭子說:“必定得指出具體存在的地方才可以吧。”莊子說:“在螻蟻之中。”東郭子說:“怎么處在這樣低下卑微的地方?”莊子說:“在稊稗之中。”東郭子說:“怎么越發低下了呢?”莊子說:“在磚瓦之中。”東郭子說:“怎么越來越低下呢?”莊子說:“在大小便里。”東郭子無語了。"


彼是莫得其偶,謂之道樞。樞始得其環中,以應無窮。


“天有大美而不言……是故至人無為,大圣不作,觀于天地之謂也。”


夫適人之適而不自適其適,雖盜跖與伯夷,是同為淫僻也。


予惡乎知悅生之非惑邪,予惡乎知惡死之非弱喪而不知歸者邪。予惡乎知夫死者不悔其實之蘄生乎!


我諱窮久矣,而不免,命也;求通久矣,而不得,時也。


察乎安危,寧于禍福,謹于去就,莫之能害也


莊子將死,弟子欲厚葬之。莊子曰:“吾以天地為棺槨,以日月為連璧,星辰為珠璣,萬物為赍送。吾葬具豈不備邪?何以加此!”弟子曰:“吾恐烏鳶之食夫子也。”莊子曰:“在上為烏鳶食,在下為螻蟻食,奪彼與此,何其偏也。”


彼出于是,是亦因彼。


此雖免乎行,猶有所待者也


昔者莊周夢為蝴蝶,栩栩然蝴蝶也。自喻適志與!不知周也。俄然覺,則蘧蘧然周也。不知周之夢為蝴蝶與?蝴蝶之夢為周與?


美而不自知,吾以美之更甚。


古之人,外化而內不化


"若不需磨礪心志而自然高潔,不需倡導仁義而自然修身,不需追求功名而天下自然得到治理,不需避居江湖而心境自然閑暇,不需舒活經絡氣血而自然壽延長久,沒有什么不忘于身外,而又沒有什么不據于自身。 寧寂淡然而且心智從不滯留一方,而世上一切美好的東西都匯聚在他的周圍。 這才是像天地一樣的永恒之道,這才是圣人無為的無尚之德。"


“兩臂重于天下”。


秉承于自然,受命于天,人偶然來到世上為應時而生,偶然離開人世,謂順依而死。安于天理和常分,順從自然和變化,哀傷與歡樂都不能進入心懷,古人稱之自然解脫,好似解除倒懸之苦之苦似的。


天下皆善之而不加勸,天下皆非之而不加沮


逍遙,無為也。


"黃鼠狼俯伏在暗處,恭候鼠輩出來游玩, 出來 一只,便撲上去,東西跳跟,上下追趕,只顧捕捉住鼠, 不顧自身危險。 結局卻是老鼠脫逃,自己反而觸動機關, 落入捕網,死得悲慘。 再說那傳聞的牦牛吧,龐然大物, 好像天際的云。 說大也夠大的了,奈何是個大笨蛋,不會捕鼠, 不像黃鼠狼,聰明又敏捷。 現在先生你有大樹 嫌棄它不中用, 為什么不移植到那遼闊 而寂靜的土地上去呢? 在它的綠蔭下,在它的巨柯旁, 你漫游,你清玩,深入無為之境, 你閑躺,你安睡,獲得 逍遙之樂。 你將同它一樣,不會挨刀短命,不會受害遭災, 不會被人認為有用處。 你若這樣做了,就能活得自由自在, 不會再有人生的艱難痛苦了。"


彼無故以合者,則無故以離。


儒以《詩》、《禮》發冢,大儒臚傳曰:“東方作矣,事之何若? ”小儒曰:“未解裙襦,口中有珠。”“《詩》固有之曰:‘青青之 麥,生于陵陂。生不布施,死何含珠為?’接其鬢,壓其穢,儒以金椎控其頤,徐別其頰,無傷口中珠 。”——莊子這個老王八蛋,這句話把所有讀書的識字的都罵了。罵了你還無從狡辯,誰敢說學到的東西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觀點——相當于死人嘴里的珠子——哪個不是“盜墓賊”從死人嘴里掏出來的?


良庖歲更刀,割也;族庖月更刀,折也。今臣之刀十九年矣,所解數千牛矣,而刀刃若新發于硎。彼節者有間而刀刃者無厚,以無厚入有間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。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發于硎


"“原文”若能入游其樊而無感其名,入則鳴,不入則止;無門無毒,一宅而寓于不得已,則幾矣。 “譯文”如果能夠進入到追名逐利的環境中遨游而不為名利地位所動,君主能采納你的意見就說,不能采納你的意見就不說。不去尋找仕途的門徑,也不向世人提示索求的標的,心思凝聚全無雜念,把自己寄托于無奈何的境域,那么差不多合于“心齋”的要求了。"


絕跡易,無行地難。為人使易以偽,為天使難以偽。


提刀而立,為之四顧,為之躊躇滿志。


瞽者無以與乎文章之觀,聾者無以與乎鐘鼓之聲。豈唯形骸有聾盲哉?夫知矣有之。


一受其成形,不亡以待盡。與物相刃相靡,其行盡如馳而莫之能止,不亦悲乎?終身役役而不見其成功,苶然疲役而不知其所歸,可不哀邪!人謂之不死,奚益!其形化,其心與之然,可不謂大哀乎?


知道者必達于理,達于理者必明于權,明于權者不以物害己。至德者,火弗能熱,水弗能溺,寒暑弗能害,禽獸弗能賊。非謂其薄之也,言察乎安危,寧于禍福,謹于去就,莫之能害也。


逸卓于群,可謂美好。


至人用心如鏡,不將不迎,應而不藏,故能勝物而不傷。


"荃者所以在魚,得魚而忘荃 蹄者所以在兔,得兔而忘蹄 言者所以在意,得意而忘言 吾安得忘言之人而與之言哉?"


"圣人之靜也,非曰靜也善,故靜也。 萬物無足以撓心者,故靜也。"


臣之所好者道也,進乎技矣。始臣之解牛之時,所見無非全牛者;三年之后,未嘗見全牛也;方今之時,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視,官知止而神欲行。


北冥有魚,其名為鯤;化而為鳥,其名為鵬。


圣人以必不必,故無兵;眾人以不必必之,故多兵。


心如枯槁之木,觀天地之大美,游人間之虛舟,身如不系之舟,材與不材之間,順人而不失己


忘己之人,是之謂入于天。


吾生也有涯,而知也無涯 。以有涯隨無涯,殆已!


"知效一官,行比一鄉, 德合一君,而征一國。"


北冥有魚,其名為鯤。鯤之大,不知其幾千里也;化而為鳥,其名為鵬。鵬之背,不知其幾千里也;怒而飛,其翼若垂天之云。是鳥也,海運則將徙于南冥,——南冥者,天池也?!鍍胄場氛?,志怪者也?!緞場分栽唬?ldquo;鵬之徙于南冥也,水擊三千里,摶扶搖而上者九萬里,去以六月息者也。”野馬也,塵埃也,生物之以息相吹也。天之蒼蒼,其正色邪?其遠而無所至極邪?其視下也,亦若是則已矣。且夫水之積也不厚,則其負大舟也無力。覆杯水于坳堂之上,則芥為之舟,置杯焉則膠,水淺而舟大也。風之積也不厚,則其負大翼也無力。故九萬里,則風斯在下矣,而后乃今培風;背負青天,而莫之夭閼者,而后乃今將圖南。蜩與學鳩笑之曰:“我決起而飛,搶榆枋而止,時則不至,而控于地而已矣,奚以之九萬里而南為


生為附贅懸疣,死為決疣潰癰。


真者,精誠之至也。不精不誠,不能動人。故強哭者,雖悲不哀;強怒者,雖嚴不威;強親者,雖笑不和。


可以言論者,物之粗也;可以意致者,物之精也。言之所不能論,意之所不能察致者,不期精粗焉。


連環可解也。


"圣人之靜也,非曰靜也善,故靜也。 萬物無足以撓心者,故靜也。 水靜則明燭須眉,平中準,大匠取法焉。水靜猶明,而況精神!圣人之心靜乎!天地之鑒也,萬物之鏡也。夫虛靜恬淡,寂寞無為者,天地之平而道德之至也。故帝王圣人休焉。休則虛,虛則實,實則倫矣。虛則靜,靜則動,動則得矣。靜則無為,無為也,則任事者責矣。無為則俞俞。俞俞者,憂患不能處,年壽長矣。夫虛靜恬淡,寂寞無為者,萬物之本也。"


禹之時,十年九潦,而水弗為加益;湯之時,八年七旱,而崖不為加損。


齊萬物以為首,曰:"天能覆之而不能載之,地能載之而不能覆之,大道能包之而不能辯之。"知萬物皆有所可,有所不可。故曰:"選則不遍,教則不至,道則無遺者矣。"


圣人不由,而照之于天,亦因是也。


庶人之劍,蓬頭突髻垂冠,曼胡之纓,短后之衣,瞋目而語難。相擊于前,上斬頸領,下決肝肺,此庶人之劍,無異于斗雞,一旦命已絕矣,無所用于國事。


天下有道,圣人成焉;天下無道,圣人生也。方今之時,僅免刑焉。福輕乎羽,莫之知載;禍重乎地,莫之知避。


道人不聞,至德不得,大人無己。


不仁則害人,仁則反愁我身;不義則傷彼,義則反愁我己。我安逃此而可?此三言者,趎之所患也,愿因楚而問之


于事無與親,雕琢復樸,塊然獨以其形立。紛而封哉,一以是終。


不與別人計較 ??砣縈諼?,不削于人,可謂至極。


至人神矣!大澤焚而不能熱,河漢冱而不能寒,疾雷破山、飄風振海而不能驚。


平易恬淡,則憂患不能入,邪氣不能襲。


眾人重利,廉士重名,賢士尚志,圣人貴精。


相敬如賓,不如相忘于江湖


吾身也有涯,而知無涯。


百尺之錘 日取其半 萬事不竭


其嗜欲深者,其天機淺。 (欲望越深的人,其天賦和智慧就越少。)


《外物》的思想主旨其實就是一句話:外在事物不可能有客觀確定的標準。現實與理想始終有差距:一是客觀事物本身是不確定的,人的活動受客觀條件制約;二是人對客觀事物的判斷是非難定,對錯難分;三是每個人對自己命運的判斷也是各不相同,期望也不同。


吞舟之魚,蕩而失水,蟻能苦之


北冥有魚,其名為鯤,鯤之大


"“夫天下之所尊者,富、貴、壽、善也; 所樂者,身安、厚味、美服、好色、音聲也; 所下者,貧賤、夭惡也; 所苦者,身不得安逸,口不得厚味,形不得美服,若不得者,則大憂以懼,其為形也亦愚哉!”"


有在蝸牛的左觸角上建立國家的,名字叫作觸氏;有在蝸牛的右觸角上建立國家的,名字叫作蠻氏。兩國經常因為爭奪土地而掀起戰爭,死在戰場的尸首就有幾萬具,他們追趕敗兵,十五天才能夠返回來。莊子借這個故事所隱喻的是,世人所認為是大事的,名利,地位,金錢,世人為之爭執不休。在真正大氣的人看來,不過都是"蝸角之利"。


“若夫乘天地之正,而御六氣之辯,以游無窮者,彼且惡乎待哉?”


哀莫大于心死,而人死其次之。


去小志而大志明。


“是故滑疑之耀,圣人之所圖也。”


以天下為沈濁,不可與莊語,以卮言為曼衍,以重言為真,以寓言為廣。


圣人之靜也,非曰靜也善,故靜也;萬物無足以鐃心者,故靜也。水靜則明燭須眉,平中準,大匠取法焉 。水靜猶明,而況精神!圣人之心靜乎!天地之鑑也,萬物之鏡也。


忘其肝膽,遺其耳目,芒然彷徨乎塵垢之外,逍遙乎無事之業,是謂為而不恃,長而不宰。


子獨不見貍牲乎,卑身而伏,以候敖者,東西跳梁,不辟高下。王猶不堪,況爾小丑乎?


古之真人,其狀義而不朋,若不足而不承;與乎其觚而不堅也,張乎其虛而不華也;邴邴乎其似喜乎!崔乎其不得已乎!滀乎進我色也,與乎止我德也;厲乎其似世乎,謷乎其未可制也;連乎其似好閉也,悗乎忘其言也。


古之人,其知有所至矣。惡乎至,有以為未始有物者,至矣,盡矣,不可以加矣!其次以為有物矣,而未始有封也。其次以為有封焉,而未始有是非也。是非之彰也,道之所以虧也。


以道觀之,物無貴賤。以物觀之,自貴而相賤。以俗觀之,貴賤不在己。以差觀之,因其所大而大之,則萬物莫不大;因其所小而小之,則萬物莫不??;知天地之為稊米也,知豪末之為丘山也,則差數矣。以功觀之,因其所有而有之,則萬物莫不有;因其所無而無之,則萬物莫不無;知東西之相反而不可以相無,則功分定矣。以趣觀之,因其所然而然之,則萬物莫不然;因其所非而非之,則萬物莫不非


乘夫莽眇之鳥,以出六極之外,而游無何有之鄉,以處壙垠之野


以道觀之,物無貴賤。以物觀之,自貴而相賤。以俗觀之,貴賤不在己。以差觀之,因其所大而大之,則萬物莫不大;因其所小而小之,則萬物莫不??;知天地之為稊米也,知豪末之為丘山也,則差數矣。


外物不可必,故龍逢誅,比干戮,箕子狂,惡來死,桀 紂亡。人主莫不欲其臣之忠,而忠未必信,故伍員流于 江,萇弘死于蜀,藏其血三年而化為碧。


"天下有道,圣人成焉;天下無道,圣人生也。方今之時,僅免刑焉。福輕乎羽,莫之知載;禍重乎地,莫之知避。 【天下有道,圣人可以成就事業;天下無道,圣人只能保全生命。現在這個時代,僅僅可以避開刑戮。幸福像羽毛那樣輕無,不知怎樣才可以去承受;禍患像大地那樣沉重,(我)不知怎樣才能避免?】 【莊子一直以無用為大用,無道之時為這個社會奔波或者說奉獻就是找死,所以無道之時寧為樗樹,不可裁不可截但卻好好長著,沒人會砍它?!?quot;


天之蒼蒼,其正色邪?


不忘其所始,不求其所終;受而喜之,忘而復之,是之謂不以心損道,不以人助天。


物而不物,故能物物


是故高言不止于眾人之心;至言不 出,俗言勝也。


"以利合者,迫窮禍患害相棄也。 以天屬者,迫窮禍患害相收也。"


倆人只穿頭發和彼此能遮體嗎?倆人只吃彼此的身體只喝彼此的口水能果腹嗎?


"北海若曰:「知道者必達于理,達于理者必明于權,明于權者不以物害己。至德者,火弗能熱,水弗能溺,寒暑弗能害,禽獸弗能賊。非謂其薄之也,言察乎安危,寧于禍福,謹于去就,莫之能害也。故曰,天在內,人在外,德在乎天。知天人之行,本乎天,位乎得;蹢躅而屈伸,反要而語極?!?曰:「何謂天?何謂人?」 北海若曰:「牛馬四足,是謂天;落馬首,穿牛鼻,是謂人。故曰,無以人滅天,無以故滅命,無以得殉名。謹守而勿失,是謂反其真?!?quot;


一受其成形,不亡以待盡。與物相刃相靡,其行盡如馳而莫之能止,不亦悲乎!終身役役而不見其成功,苶然疲役而不知其所歸,可不哀邪!人謂之不死,奚益!其形化,其心與之然,可不謂大哀乎?人之生也,固若是芒乎?其我獨芒,而人亦有不芒者乎?


適來,夫子時也;適去,夫子順也。安時而處順,哀樂不能入也。


東郭子問于莊子曰:“所謂道,惡乎在?”莊子曰:“無所不在。”東郭子曰:“期而后可。”莊子曰:“在螻蟻。”曰:“何其下邪?”曰:“在稊稗。”曰:“何其愈下邪?”曰:“在瓦甓。”曰:“何其愈甚邪?”曰:“在屎溺。”東郭子不應。


自夫子之死也,吾無以為質矣!吾無與言之矣。


吾所謂無情者,言人之不以好惡內傷其身,常因自然而不益生也。


不知說(悅)生,不知惡死,其出不沂,其人不距,脩然而往,脩然而來而已矣。不忘其所始,不忘其所終,受而喜之,忘而復之,是之謂不以心捐道,不以人助天。


道行之而成,物謂之而然。惡乎然?然于然。惡乎不然?不然于不然。物固有所然,物固有所可。無物不然,無物不可。


夫言非吹也,言者有言,其所言者特未定也。果有言邪?其未嘗有言邪?其以為異于珒音,亦有辯乎,其無辯乎?


孝子不諛其親,忠臣不諂其君,臣子之盛也。


在上為烏鳶食,在下為螻蟻食。奪彼于此,何其偏也。


陰陽于人,不翅于父母,彼近吾死而我不聽,我則悍矣,彼何罪焉。


周將處乎材與不材之間。材與不材之間,似之而非也,故未免乎累。


外物不可必


"送君者皆自崖而反, 君自此遠矣。"


"真者,精誠之至也,不精不誠,不能動人,故強哭者,雖悲不哀,強怒者,雖嚴不威,強親者,雖笑不和。真悲無聲而哀,真怒未發而威,真親未笑而和。 真在內者,神動于外,是所以貴真也。"


辯也者,有不見也。


吾聞楚有神龜,死己三千歲矣。王巾笥而藏之廟堂之上。此龜者,寧其死為留骨而貴乎?寧其生而曳尾于涂中乎?


老聃曰:是于圣人也,胥易技系,勞形沭心者也。


知無用,而始可與言用矣。夫地,非不廣且大也,人之所用容足耳。然則廁足而墊之致黃泉,人尚有用乎?無用之為用也亦明矣。


外物不可必,故 龍逄 誅, 比干 戮, 箕子 狂, 惡來 死, 桀 紂 亡。


道人不聞,至德不得,大人無己’。約分之至也。”


不厭其天,不忽于人,民幾乎以其真。


“吹噓呼吸,吐故納新……為壽而已矣。”


"“子非魚,安知魚之樂?” “子非我,安知我不知魚之樂?” “我非子,固不知子矣:子固非魚也,子之不知魚之樂全矣!”"


視死若生者,烈士之勇也。


其以為異于瞉音,亦有異乎?其無異乎?


夫為劍者,示之以虛,開之以利,后之以發,先之以至。


絕云氣,負青天。


你和我辯論,你勝了我,我果真就錯了嗎?究竟誰對誰錯,在你我二人之間是無法斷定的。請第三者來,也無法斷定是非。因為第三者如果持有與你我相同的意見,就沒有資格斷定;如果持有與你我不同的意見,也沒有資格斷定


子貢曰:“嘻!先生何???”原憲應之曰:“憲聞之,無財謂之貧,學而不能行謂之病。今憲貧也,非病也。”子貢逡巡而有愧色。原憲笑曰:“夫希世而行,比周而友,學以為人,教以為己,仁義之慝,輿馬之飾, 憲不忍為也。”


儒墨之是非,以是其所非而非其所是。欲是其所非而非其所是,則莫若以明。


眇乎小哉!所以為人也。謷乎大哉!獨成其天


郢人堊漫其鼻端,若蠅翼,使匠石斫之。匠石運斤成風,聽而斫之,盡堊萬里鼻不傷,郢人立不失容。


一受其成形,不亡以待盡,與物相刃相靡,其行盡如馳,而莫能止,不亦悲乎?


泉涸,魚相處于陸,相昫以濕,相濡以沫,不去相忘于江湖。


彼正正者,不失其性命之情氣故合者不為駢,而枝者不為跤;長者不為有余,短者不為不足。


庖人雖不治庖,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


無以人滅天,無以故滅命,無以得殉名。謹守而勿失,是謂反其真。


赍萬物而不為戾;澤及萬 世而不為仁;長于上古而不為壽;覆載天地、刻雕眾形而不為巧。


錢財不積 則貪者憂,權勢不尤則夸者悲,勢物之徒樂變。


吾觀之本,其往無窮;吾求之末,其來無止。


夫鹓雛發于南海而飛于北海,非梧桐不止,非練實不食,非醴泉不飲。


“其來無跡,其往無崖,無門無房,四達之皇皇也”。


昔日莊周夢為胡蝶,栩栩然胡蝶也。自喻適志與!不知周也。


今我則已有謂矣,而未知吾所謂之其果有謂乎,其果無謂乎?


摶扶羊角而上者九萬里。


夫列子御風而行,泠然善也,旬有五日而后反...


尋常之溝,巨魚無法還其體,泥鰍為之制


"不夭斤斧,物無害者,無所可用,安所困苦哉! 譯:大樹不必夭折于刀斧,也不會有什么事物傷害它,沒有可用之處,哪里又會有什么困苦呢?"


知南而北游


千歲厭世,去而上仙,登彼白云,至于帝鄉。


君子之交淡若水,小人之交甘如醴;君子淡以親,小人甘以絕。


知窮之有命,知通之有時,臨大難而不懼者,圣人之勇也。


幾矣。雞雖有鳴者,已無變矣,望之似木雞矣,其德全矣;異雞無敢應者,反走矣。


廚人攏尹伊,五羊之皮籠百里奚,非攏而得,無有也。


死生為晝夜


萬物一齊,孰短孰長?道無終始,物有死生,不恃其成;一虛一滿,不位乎其形。年不可舉,時不可止;消息盈虛,終則有始。是所以語大義之方,論萬物之理也。物之生也,若驟若馳,無動而不變,無時而不移。


是以圣人和之以是非而休乎天鈞,是之謂兩行。


天在內,人在外,德在乎天。知天人之行,本乎天,位乎得;蹢而屈伸,反要而語極。


千金,重利;卿相,尊位也。子獨不見郊祭之犧牲乎?養之數歲,衣以彩繡,以入太廟。當是時,雖欲為孤豚,豈可得乎?子亟去,無污我。我寧曳尾于污渠之中而自快,不為有國者所羈,終身不仕,以快吾志焉。


齊諧者,志怪者也。


以知為時者,不得已于事也;以德為循者,言其與有足者至于丘也,而人真以為勤行者也。


“莊周聞其風而悅之,以謬悠之說,荒唐之言,無端崖之辭,時恣縱而不儻,不以觭見之也。”


瞽者無以與乎文章之觀,聾者無以與乎鐘鼓之聲。


“藐姑射之山,有神人居焉,肌膚若雪,綽約若處子,不食五谷,吸風飲露。”


"夫吹萬不同,而使其自己也,咸其自取,怒者其誰邪? 譯:氣流吹拂各不相同的萬物,而使它們發出各種不同的聲音,這不過是氣流驅動萬物本身發聲罷了。萬物之聲都是自己招致的,發動者還有誰呢?"


夫至人者,上窺青天,下潛黃泉,揮斥八極,神氣不變。


丘也與女,皆夢也;予謂女夢,亦夢也。是其言也,其名為吊詭。


夫以利合者,迫窮禍患害相棄也。


平者,水停之盛也,其可以為法也,內保之而外不蕩也。


5. 宋人有曹商者,為宋王使秦。其往也,得車數乘;王說之,益車百乘。反于宋,見莊子曰:“夫處窮閭厄巷,困窘織屨,槁項黃馘者,商之所短也;一悟萬乘之主而從車百乘者,商之所長也。”莊子曰:“秦王有病召醫,破癰潰痤者得車一乘,舐痔者得車五乘,所治愈下得車愈多。子豈治其痔邪,何得車之多也?子行矣!”


4. 任公子為大鉤巨緇,五十犗以為餌,蹲乎會稽,投竿東海,旦旦而釣,期年不得魚。已而大魚食之,牽巨鉤錎,沒而下騖,揚而奮鬐,白波若山,海水震蕩,聲侔鬼神,憚赫千里。任公了得若魚,離而臘之,自制河以東,蒼梧已北,莫不厭若魚者。已而后世輇才諷說之徒,皆驚而相告也。夫揭竿累,趣灌瀆,守鯢鮒,其于得大魚難矣,飾小說以干縣令,其于大達亦遠矣,是以未嘗聞任氏之風俗,其不可與經世亦遠矣。


“山木,自寇也;膏火,自煎也。”


藏舟于壑,藏山于澤,謂之固矣。然而夜半有力者負之而走,昧者不知也。


安時(常)處順 。(道法自然,看透了生死,人生于自然,死于自然,任其自然,則本性不亂;不為境所擾,隨時而行,應事而變。不要只看字典上的解釋,太一般。語出《莊子。養生主》:適來,夫子時也;適去,夫子順也。安時而處順,哀樂不能入也。)


目徹為明,耳徹為聰,鼻徹為顫,口徹為甘,心徹為知,知徹為德。 凡道不欲壅,壅則哽,哽而不止則跈,跈則眾害生。物之有知者恃息。 其不殷,非天之罪。天之穿之,日夜無降,人則顧塞其竇。胞有重閬, 心有天游。室無空虛,則婦姑勃谿;心無天游,則六鑿相攘。大林丘山之善于人也,亦神者不勝。


2. 列御寇為伯昏無人射,引之盈貫,措杯水其肘上,發之,適矢復沓,方矢復寓。當是時,猶象人也。伯昏無人曰:“是射之射,非不射之射也。嘗與汝登高山,履危石,臨百仞之淵,若能射乎?”于是無人遂登高山,履危石,臨百仞之淵,背逡巡,足二分垂在外,揖列御寇而進之。御寇伏地,汗流至踵。伯昏無人曰:“夫至人者,上窺青天,下潛黃泉,揮斥八極,神氣不變。今汝憷然有恂目之志,爾于中也殆矣夫!”


1.莊子送葬,過惠子之墓,顧謂從者曰:“郢人堊墁其鼻端若蠅翼,使匠石斫之。匠石運斤成風,聽而斫之,盡堊而鼻不傷,郢人立不失容。宋元君聞之,召匠石曰:‘嘗試為寡人為之。’匠石曰:‘臣則嘗能斫之。雖然,臣之質死久矣。’自夫子之死也,吾無以為質矣!吾無與言之矣!”


怪力亂神,子所不語,六合之外,存而不論。


夫流遁之志,決絕之行,噫,其非至知厚德之任與!


6. 莊周家貧,故往貸粟于監河侯。監河侯曰“諾!我將得邑金,將貸子三百金,可乎?” 莊周忿然作色曰“周昨來,有中道而呼。周顧視,車轍中有鮒魚焉.周問之曰:‘鮒魚來,子何為者耶?’對曰:‘我東海之波臣也.君豈有斗升之水而活我哉?’周曰:‘諾!我且南游吳、越之王,激西江之水而迎子,可乎?’鮒魚忿然作色曰:‘吾失吾常與,我無所處。吾得斗升之水然活耳。君乃言此,曾不如早索我于枯魚之肆!’”


我非君,豈知君意?君非我,安知我心?


惠施多方,其書五車。


其美者自美,吾不知其美也,美而不自知,吾以美之更甚。


“將為胠篋、探囊、發匱之盜而為守備,則必攝[shè]緘[jin]縢[téng]、固扃[jing]鐍[jué];此世俗之所謂知(通智)也。然而巨盜至,則負匱、揭篋、擔囊而趨;唯恐緘縢扃鐍之不固也。然則鄉(通向)之所謂知(通智)者,不乃為大盜積者也?”


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


人生天地之間,若白駒過隙,忽然而已


子非魚,安知魚之樂?


來世不可待,往世不可追也


相視而笑,莫逆于心。


君子之交淡若水,小人之交甘若醴;君子淡以親,小人甘以絕。


吾生也有涯,而知也無涯。以有涯隨無涯,殆已;已而為知者,殆而已矣。


樸素而天下莫能與之爭美。


獨善其身者,難成大事。


井蛙不可以語于海者,拘于虛也;夏蟲不可以語于冰者,篤于時也;曲士不可以語于道者,束于教也。


上一條笑話

← → 方向鍵也可以換笑話哦,發表于:2018-12-03 13:14

上一篇:沒有了   下一篇:沒有了
爆笑笑話